舆情 > 社会管理 > 正文

滴滴顺风车缺位 专家:应限制顺风车的载客次数

来源:申博电子游戏  作者:  2019-02-22 14:15:00
2019年的春运即将结束,预计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29.9亿人次。除了乘飞机、高铁,自驾、搭顺风车也是很多人选择的回家方式。

  滴滴顺风车缺位,这个春运不少乘客“伤脑筋”

  2019年的春运即将结束,预计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29.9亿人次。除了乘飞机、高铁,自驾、搭顺风车也是很多人选择的回家方式。一年前的2018年春运期间,滴滴顺风车共运送3067万人次乘坐跨城顺风车回家和返程,相当于民航在春运40天运力的46.9%,等同于增开了45913列8节动车组和170388架波音737飞机。然而,今年春运滴滴无法提供顺风车服务,仍在全力整改。由于在节前,扬子晚报举办了顺风车研讨会,引起了较大反响,不少乘客也通过扬子晚报微博、微信等渠道纷纷发来了建议。那么乘客们在春运中遇到了什么样的问题,又提出了什么建议呢?扬子晚报记者也做了调查。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宋南飞

  乘客遇到的问题

  抢不到火车票,只能坐“黑车”

  “我们企业管的比较严格,必须要年二十九下午下班才允许走。”在南京新街口工作的李先生告诉记者,他家在阜阳下面的一个村镇,如果抢不到火车票,往年搭个顺风车非常方便,“我下午6点上车,路上特别堵,不过凌晨也能到家,但要是坐大巴再倒乡镇公交的话,是怎么也赶不上年三十的中饭的。”李先生选择顺风车的另一个原因,是他家里亲戚朋友多,他每年都要带两个行李箱的年货回去,过年期间村镇的班车非常拥挤,他提着两个箱子根本挤不上去,所以顺风车成为了他更好的选择。不过今年顺风车取消,他就只能坐大巴再倒班车,“中饭肯定是没赶上,今年也没给家里带东西。没法带,你是没见过我们村的班车,一个人赤手空拳能上去就不错了。”

  而对于市民寇先生而言,坐顺风车虽然时间上相差无几,但从上车到下车不需要再进行换乘,“就像是打了一次超长的计程车”,与公共交通相比更加方便。今年他在几个微信群里都发布了自己的行程信息,想看看有没有同路的能带他一程,但和他出行时间匹配的同路熟人并没有找到,有几个时间差不多合适的他又不认识,不敢搭乘,最后他还是倒了三趟车回了老家。“这种微信群也没什么保障,不认识人的车我不太敢坐。”微信群里发布的顺风车行程,供需双方均无法核实对方的身份信息,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而出发前,若司机突然改变行程,或没送到目的地,双方之间无法形成有效制约,受损失一方也无从追究。

  去年带猫狗回家过节,今年只能寄养了

  滴滴顺风车平台暂不上线,而拼车的需求并没减少。“2019年的春节,我准备从南京赶回河南老家过年。往年我都会提前准备好‘宠物红包’给司机,也会提前和司机说我有狗,”乘客王女士17年养了一条博美,之前每年回家过年,她都带上了这个小宠物,“有的驾驶员不喜欢拉宠物,我就取消重新叫,不过大部分驾驶员也并不抵触它。”王女士说,她每年会给宠物准备好毯子和垫子,并保证不让狗在车里乱跳,所以大部分驾驶员还是接受了它这个“小伙伴”,有的驾驶员平时还养宠物,也能理解王女士的心情,还会在车上逗逗狗。不过今年顺风车打不到了,王女士便坐火车回家,将狗寄养到宠物店。

  和王女士一样经历的,也有不少网友,有的是养猫的,还有养鱼的……不少网友吐槽,寄养带来的问题很多,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还是希望带着宠物一起回家。

  “黑车”微信群开始活跃,但的确有风险

  在高铁不能直达、公共交通系统欠发达的三、四线城市,跨城拼车符合人们的使用习惯,也是日常性需求。春运期间,在南京打工的河南商丘人许楠就被拉进了一个“拼车老乡群”。人拉人,群里人越来越多,但拼的是谁的车,什么车,许楠也一无所知。“后来上了车才知道,这车也不到商丘,是老乡们拼着坐的,在高速口就把我放下了,我又走路去市里坐的回家的车。”这些关系松散的拼车群,既没有对司乘双方的制度性约束,也没有相应的安全性审查。而一些车主也借助于各种拼车群,光明正大地干起了“黑车”的生意。而为规避风险,每当有新人进群,有的群的群主还会强调,该群只为方便顺风车信息及需求发布,群主不为司乘双方提供安全及资金保证,且新人进群,不设障碍,也没有简单的身份核实过程。

  其他平台的顺风车靠谱吗

  乘客不加价,车主把乘客手指砍伤

  滴滴用户众多的跨城顺风车领域,也陆续有新的进入者。在滴滴顺风车持续整改、上线无期的同时,仍有一些出行平台在敌视和抵触的思维中提供顺风车服务。1月25日,嘀嗒出行宣布,为保障用户2019年春运返乡安全,嘀嗒顺风车在安全机制上新增并优化八大安全举措,包括加强车主资质审核等。仅仅1天后,广州乘客张先生(化名)在搭乘顺风车将要抵达目的地时,被车主要求加价100元,张先生不同意后,双方发生争执,车主用刀具将其手指砍伤。随后,涉事车主已被平台永久封禁账号,该车主也被行政拘留10日。扬子晚报对此进行了报道。这起恶性事件,貌似到此已告一段落。但记者发现,嘀嗒平台对于司机的处罚也仅是“拉黑”。

  此外,扬子晚报记者昨天在海淀法院网公布的信息中看到,有位乘客坐顺风车出了事故,乘客诉“嘀嗒出行”索赔。公告显示,原告赵女士诉称,其于2018年12月1日傍晚,在“嘀嗒出行”预约了甄某驾驶的嘀嗒顺风车,该车于18时15分由北向南行至海淀区苏家坨通和路正林街路口时与正从西向东行驶的由案外人魏某驾驶的小轿车相撞,造成两车受损,两车乘客受伤。后经交警队认定,驾驶人甄某对该事故负全部责任。原告赵女士认为,其因乘坐“嘀嗒出行”顺风车后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头部、颈部、后背等多处创伤,后经多次住院治疗,给赵女士身心造成了巨大伤害,影响了赵女士的正常生活。其后多次联系驾驶人甄某、“嘀嗒出行”协商赔偿事宜,但均未取得成功。记者在微博中搜索“嘀嗒顺风车”,发现了大量司机爽约、临时加价、虚拟号码失效等投诉。

  解决方案

  乘客建议——

  “顺风车的空间不应该是绝对私密的,我可以接受将自己的身份信息提供给平台,当然也希望尽可能多地了解车主的信息。”乘客王璐璐通过扬子晚报旗下微信公众号“TOP评测”向记者发来建议,称希望可以增加驾驶员的星级评定,“就像大众点评一样。”不过王璐璐也建议:“以前顺风车的评价里,乘客司机可以相互评价,后续建议平台可以设置一些敏感词的评价,或者引导性的评价,比如评价不再侧重于驾驶员和乘客的颜值,多侧重于普通的驾驶体验。”记者发现,嘀嗒既能看到性别和头像,也还能进行自由评价,甚至还有“情感状态”一栏。

  此外,也有网友建议,平台可对乘客的微信头像进行屏蔽,这样驾驶员就不能根据样貌等进行“挑客”。此外,对于驾驶员和乘客的处罚,平台也不应“一禁了之”,对于驾驶员半途改道、不送达目的地等行为,以及乘客不付钱等行为,可与公安部门合作,统一纳入“诚信体系”。

  专家建议——

  应限制顺风车的载客次数

  东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顾大松认为,其实顺风车一直存在,只不过现在利用互联网,使得这种搭车顺路出行的行为变得更加便利。国外如德国等,政府或公益组织建立拼车中心,鼓励拼车行为。但比较难的是如何界定它与营运车辆的区别,如何衡量车主是否以盈利为目的?南京也经常面临这种问题,为了便于执法,就不允许车主收钱。杭州的做法比较有代表性,规定了价格就是巡游出租车价格的一半,可以作为参考。“我们需要有一些标准的制定,去定义真正的顺风车出行。比如可以由一个组织牵头,对车主、路线、价格、频次进行认证,出了纠纷可由一个车主委员会或乘客委员会这样的第三方进行内部评议,纠纷先通过社会组织处理。”此外,顾大松认为可以限制顺风车每日的载客次数。“顺风车本身不应盈利,很多车主也就是赚个油钱。可以限制顺风车主一天只能载客最多不超过3或4次。”

  广州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彭澎认为,对于顺风车这类还需“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顺风车作为一个新生事物,管理比较滞后,按传统的事物来管理肯定不合适。对于新生事物,根据新特点制定相关的法律法规,我认为是比较现实的。”彭澎建议。也有专家认为,顺风车作为以共享经济为出发点的创新形式,不能因个别极端事件而一刀切式监管,加强规范监管同时值得鼓励。

标签:

责任编辑:王男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新华传媒智库、江苏舆情观察、民声汇、政风热线"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传媒智库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传媒智库、江苏舆情观察、民声汇、政风热线"。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传媒智库及其子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地图 太阳城 申博138官网 申博 申博代理
申博菲律宾太阳城33 申博138娱乐官网登入 申博会员登入不了 太阳城申博客户端下载
真人百家乐 太阳城app下载 百家乐登入网址 申博官网
太阳城申博官网 百家乐登入网址 澳门金沙娱乐场 ag真人娱乐
申博138开户 老虎机游戏 申博代理开户 太阳城登入